• 2011-01-13

    开机第4天

    夜里10:28分,我坐在南京的宾馆里泡脚

     

    入了组就不分日夜的工作,是强大的抹失自我的劳动。

    我是被禁锢了,严重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

  • 2010-05-19

    写给小墨

    小墨,这次我写给你。当在他的 blog里看到你的照片,你那久违的笑脸,让我好想念。看到南湖公园里的你,让我好嫉妒现在日夜陪在你身边的张小鹏。好渴望望京的味道,望京的每一丝的空气,还有那灿烂的阳光从花隙中透出。

    我忘了我原来还是个热血的艺术青年。现在每天都很繁忙的工作,每天都有摄影组强壮的男人热闹的凑在一起工作玩笑,可是我孤独,孤独的我想家,想念花家地,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却坐车总能坐错站的地方。

    我还念那个独来独往,自以为是,带着牛范,天天想着创作吃饭睡觉的我。

    小墨,你又重新开始画我了吗?画中的我还那么丰润吗?

  • 2010-03-26

    一夜到天亮

     

    梦好浅


    不得已被春天午后的阳光刺醒


    我找不见那一地的花瓣和芬芳


    我是露水


    一不小心找不到自己的身体了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

  • 2010-03-21

    不知觉瘦下来了,很久没见的朋友第一句话总是“你瘦了”。
    有些像高二的时候慢慢有人开始说“你胖了”一样悄摸生息的身体发生着变化。阿狗从巴塞罗那回来了,送了我两套衣服。才发现我瘦了已不是原来的尺码,她亲手做的她婚礼上我伴娘的礼服根本就挂不上我的胸了。另一件豹纹的小礼服更是松弛的不行。

    我开始练力气了,每天举上几十个哑铃,为加入摄影组努力吧。

  • 2010-02-03

    2010-02-03

    尊师重道,多学科学古文化

  • 2010-02-03

    好运快来

    好久没有上来了,连自己的用户名字都忘记了 。以至于打电话给blog总部查询

    最近很累,我已经连续8天5点半睁眼,6点出门上出租车,7点扛着脚架背着相机出现在景山的山顶上,等待7:20的日出。我发誓我这被子再也不去景山公园了。我在拍逐格,拍的我欲罢不能。

    10天过去了,任务总是在返工,就没有一次拍成功的,如此不顺,主观的人为的,所有的错误大的小的都犯了一遍。哭了也有好几回了,那么的无助。阴天的,有云的,起火的,沙尘暴的,忘带卡了,起来晚了,次光了...

    出租车,地铁,公车,拍光影,拍日出,拍车流,拍人流,街上一站几个小时,碰到各种奇怪的人也多:神经病和我搭讪因我没理会恼羞成怒的,停下自行车和我抱怨保安又谈起民国的事儿的,上来制止不让我拍照的,一次次从我身边经过运雪的,减肥推销的,站在我对面徘徊的(我生怕他冲过来动了我的脚架),老师骂学生你再这样讲话我抽死你的 ...

    当从早拍到晚,准备吃饭的时候发现相机设置开了防抖时我是多么的绝望

    自己的照片一张没拍,却按了上万次的快门。打车费大概也上千了,我只能装麻木来安慰自己。

    当你某日在街上看到架着相机在街上拍照的小红帽,那就是我。保佑我拍的顺利些吧。

    http://filer.blogbus.com/4167630/resource_41676301265201967s.mov

    video,点上,请缓冲


  • 2009-11-23

    2009-11-23

  • 2009-11-17

    A. B. C

     

     景泰县下雪了,厚厚的走起路来很有质感。

     尤其喜欢雪花在头上脸边飘过的感觉

    仿佛真的雪大的时候并不觉得冷,反而全身被雪花温暖着,柔柔的

    来到这块在地图上我并没有关心去找的小地方,一呆就是三个月,我几乎已经泰然了

    只是偶尔会想念此刻的北京发生着哪一幕,我的朋友她们在做什么有没有忘记了我

    从夏到冬,T恤都变成了棉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越来越发现自己喜欢冒险,去看不知结果或结果刺激的事情

    这一点是可怕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通宵布展中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-08-20

    还在1404,剖面

    小墨,柳迪,超超

  • 2009-07-28

    2009-07-28

     

  • 2009-07-25

    hairstyle

     

     

    7月16~7月20

    世贸天阶

    大悦城

    三里屯village

    王府井



  • 最近眼睛总爱湿

    不知是不因为望京地区傍晚总天黑有雨

    想回家

    想跳进温暖的海水里

    让全身都浸透海腥的味道


    不开窗

    不开门

    不开风扇

    不开空调

    不开心

  • 2009-07-24

    白天 黑夜

     

     

    7月7日 小墨第一次来我家看我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7月8日我养的小鱼又死了一条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左腿在收拾屋子时撞出的淤青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双手端着的鱼网里是刚捞出的小鱼的尸体

     

  • 2009-07-12

    调理

    干枸杞9g  全当归9g  台乌药12g  沉香1g 

    小茴香9g  肉桂5g  茯苓9g  炒元胡9g 

    桃仁10g  草红花9g  广郁金9g  充蔚子9g 

    单冲的沉香末溶不进药里

    我只能用勺子最后挖起来吃

    祈祷我的肚子好起来

  •  

    我们起床

    我们匆忙

    小墨赶去美院

    我赶去五台山

    小墨呆在教会

    我在山上朝拜

    小墨和朋友们吃晚饭然后唱KTV

    我正在厕所里踩着凳子贴红壁纸

    ... ...


    现在  小墨的身旁睡的不是我

    今晚  我的身旁睡的不是小墨

  • 2009-06-23

    2009-06-23

    http://kunstlicht.sh/datac/

  • 2009-06-23

    2009-06-23

    决心开始扫厕所吧

    认认真真做人

    开始了第一次的纪录

    微笑~

  • 2009-06-11

    口红

      25岁的我穿着青春期的衣服

       涂着今生的第一支口红

    (我挑了丝芙兰里最红的一支)

    ...

    10日晚又夜宿在小丸子姐姐家里

    早上被警察乱而硬的敲门声震醒

    真的楞在门内了

    还穿着内裤和吊带

    错以为我们真的成为猪流感亲密接触者要被强硬带走

      “阿,我没有带足胶卷”

  • 2009-06-10

    2009-06-10

    难道说了就等于做了吗?

    失望中...

     

  • 2009-06-08

    女人...

    A common language
  • 2009-06-08

    Moving

     

    09,5月31日11:00

    华联一直往东

     

  • 2009-06-08

    之前的安

     

     

    I know that we can no longer

     

  • 2009-06-08

    小丸子姐姐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-06-07

    疼痛有瘾

     

               

    The first was the pain